关灯
护眼

第242章 心机

    皇上到达婵妃宫殿的时候,正巧赶来的太医已经给婵妃诊治过了,并将她胸口上的划痕做了包扎处理。

    只见这位太医白发须眉,精神很好,一看便知是宫里的老太医了。

    看见皇上过来,太医跪了下去,皇上抬抬手,跟太医说:“起来说话吧......”

    太医从地上站起来,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皇上问:“婵妃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太医说:“娘娘是被金簪伤到了胸口,伤痕不浅,流血颇多,卑职已经给娘娘做了止血包扎,接下来娘娘要按时用药,伤口应该很快痊愈......皇上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皇上眉头皱了一下:“婵妃怎么会被金簪伤到?谁人的金簪?”

    太医低着头,他有些迟疑,但还是开口说道:“回皇上,据娘娘说,是她自己的金簪......想必是娘娘下床来,欲踩脚踏时不慎跌倒,不凑巧,金簪偏偏扎到了娘娘的胸口处......”

    皇上沉思片刻,他点点头,跟太医说了一句:“深夜劳烦,太医辛苦......”

    太医听得皇上竟然出言感谢,他连忙回应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皇上过奖了......”

    皇上说:“接下来几日,多为婵妃勤看着点,女人爱美,还是不要留下疤痕......”

    太医说:“卑职一定尽所能医治娘娘......”

    皇上点点头,朝内殿走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夜已经深沉。

    看着皇上向内殿走去,外间的如因走到红烛边,将燃烧着的红烛一个个吹灭了,只留下两根红烛在外殿点燃着,如因又四处看了一眼,才悄悄地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床榻上,婵妃静静地躺在那里,如兰已经给她将衣服全部换成了崭新的,此刻,她仅身着一套洁白的内衣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婵妃知是皇上来了,她撑着上半身,靠着两只胳膊的支撑,想坐起来。

    皇上还没走到床榻边,倒是先说话了:“婵妃,还是躺着吧......”

    婵妃躺在那里,扭过头来看着皇上向她走来,但她却将双手伸展开,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。

    等到皇上走到床榻边时,婵妃张开双手,皇上懂得婵妃,他知道她是一个爱撒娇的女人,平常两人相处时,她还是像小鸟依人般经常在皇上面前垂怜,今天,她受了如此惊吓,自是心里委屈。

    看到婵妃张开了臂膀,皇上便弯下身来,他将头伏在婵妃的身上,婵妃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了皇上的头,竟然嘤嘤地低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哭的太投入了,婵妃竟然将皇上的头抱的很紧,皇上弯着腰,头又被人抱着,这个姿势实在是有点憋屈,让人不好受。

    皇上见婵妃哭的委屈,看这架势一时还止不住哭泣,他便提醒婵妃说:“婵妃,你先放开朕的头......”

    婵妃这才惊醒,原来自己一直躺着,手上却紧抱着皇上的头,让皇上以这样的姿势来见自己,真是过分了。

    婵妃慌张地赶紧松开了手,她连哭泣也忘记了,脸上还带着泪花,语气有些急促地说道;“望皇上恕罪,臣妾真是该死,自个躺着,竟然让皇上弯身在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婵妃侧着身子,还是努力的想坐起来。皇上便伸出手,扶着婵妃坐了起来,皇上还将锦枕拿过来一只,垫到婵妃的后背处,好让她坐的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也坐下......”婵妃拉着皇上的手,皇上就势便在婵妃的身旁坐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皇上才扭头来认真查看婵妃的伤势。

    只见伤口包扎处,仍然还是渗出了血来,将刚包扎的纱布也染红了。

    皇上心里一阵心疼,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婵妃的头,在她耳边低声问;“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?”

    皇上一句贴心的话,犹如春风拂面,瞬间温暖了婵妃那颗孤寂的心。她不禁泪眼朦胧,娇柔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委屈:“皇上,您切莫责怪臣妾。臣妾来到这宫中已有些时日,但仍未能全然适应此处的布置。今夜,臣妾深感疲惫,便早早躺于床榻休憩。待到沐浴之时,臣妾方才起身,岂料一时失足,竟从踏脚上摔落,不慎跌倒在地……更糟糕的是,头上所戴金簪亦随之坠落,不偏不倚地直刺臣妾胸口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轻抚婵妃的头:“你要仔细着点啊,你忘记了这边的床榻边,还有个脚踏的吧?”

    婵妃点点头,轻声说:“是的,臣妾就是还没习惯,竟然一时又忘记了......”

    皇上笑着说:“你看看,这付出的代价有多大?以后啊,你该是记得牢了......”

    婵妃也在这个时候破涕而笑:“皇上还取笑臣妾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婵妃梨花带雨,笑容妩媚,皇上的心思荡漾,他伸出手去,在婵妃柔软的背上轻轻抚摸着。

    婵妃还是感到了皇上的爱意,这时,她竟然也顾不得自己胸口上的伤痛了,好像也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委屈,她伸出手去,想为皇上解开外衣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有些慌张而急促,解开了皇上的外衣,婵妃又动手解自己的衣服,她身上,其实只穿着一层薄如蝉翼的内衣罢了。

    皇上是谁啊?趟过女人河的男人,这个时候,自是看到了婵妃的急不可耐,他心想,原来这女人急躁起来,可是比男人还沉不住气呢!

    但他刚刚是从皇后的寝宫赶来,也是在刚刚,他和皇后水乳交融,两个人忘情般痴缠在一起,都让对方从各自的身体里,得到了巨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个时候的皇上,心动,但身未动。

    婵妃又是谁啊,她也算是最懂男人心思的那类女人了吧,看到皇上笑着抚摸她,在她给皇上宽衣解衫时,她刚才有意无意的触碰了一下皇上的身体,婵妃心里就已明白。

    皇上现在,或许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婵妃心里着急,她怎可错过这样的良辰美景?再说,今天,她已经按时服用过了杜太医给她开的速孕药,这种药,她已经服用了好几天了,就是迟迟盼不来皇上。